Popopopo

曾经全职粉,现在的刀郎婶【。】杂食推送。

【叶王】分心有术

_(:з」∠)_


王杰希生贺。


不靠谱的私设和BUG都挺多的。

然后掉落喻黄喻和周翔。


看没看完都请继续和lo主做朋友好吗


————————————————————————

高英杰走进图书室的时候王杰希正站在第三阶的回廊上,他仰头只能看得见自家导师瘦削的下颌,因为王杰希整个人都拢在一件黑色的披风里。

 

那是一块毫无做工可言的披风,说平淡无奇都显得太过,高英杰知道那原本只是一块纯黑色的布,比葬礼用的还要朴素——至少它们还有繁杂的纹路。

 

卸任之后的导师不知道从哪里取出来的黑布,让他交给微草城堡里的绣工剪出来一件披风,不需要任何纹路与装饰,甚至连微草标志性的徽章都被导师拒绝了。

 

“……这个也有微草的印记的话大概有人会不高兴。虽然这本来就是微草的布……你记得仓库那边的窗帘吗,前身就是它。”

 

唔……高英杰想起仓库里偌大的窗帘上金绿交织成形的微草徽章与卷得让人眼花缭乱的花草边还有镂空连贯的一长串叙事性图腾……微草城堡的绣工何其强大。

 

感叹完劳动人民的彪悍后高英杰已经不记得要问那个会不高兴的人是谁了,他忙着给导师系上一条墨绿色的长缎带,纹路不起眼但是很精致,微草金色底祖母绿的荣誉徽章长长地坠在披风外。

 

“……像春日祭这种典礼,您也要出席一下吧。”高英杰嘟囔着给王杰希理好缎带,对方苦笑着:“你已经是微草独当一面的第一魔道学者了,还要我看着?”

 

自己当然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撑不住场面,但是,“……第一次,我们希望老师您在场……”

 

卸任后固执非常地拒绝出席微草城任何公开庆典的王杰希在得意弟子难得的撒娇下投了降,但也仅限于此,除了高英杰接任微草第一人之后的初次春日祭,王杰希再没在任何公开场合里露过脸。

 

他依旧留在微草的城堡里,成日游荡在不同的角落,只是不再授业、不再与人交手、不再每天晚上查房。

 

已经传到高英杰手中的灭绝星辰不甘寂寞地偷跑出来找前主人兼制作者,被王杰希安抚过后也就安安分分的回去了,只是在协助新主人的时候爆发得更加璀璨;倒是原本喜欢晚睡摸鱼的微草小年轻们似乎一夕长大,即继承了导师原本查房的职责又定时定点的休息给后辈们做起了榜样。

 

微草的换代交接平稳而妥当,这才是王杰希所认为的最大荣誉,闪闪发亮的徽章被他取下,和以前的魔道学者帽子一起收好,多系一条墨绿色的长缎带,就算是他也不想在城堡里闲逛的时候被不明所以的人当成是可疑分子。

 

有过一次他去食堂拿鸟食的时候吓到了新来的帮工孩子,对方在看到他拉下兜帽的标志性大小眼后才心有余悸地说:“王、王不留行大人……”

 

嘛,的确就算是术士也不会穿成这样……

 

“是前任的……”王杰希摸摸小孩的头笑了笑,领走了两份猫头鹰的鸟食。

 

除了黑色披风和墨绿色缎带外,两只花头鸺鹠猫头鹰也是微草城堡里王杰希的专属标识,它们长得很像,大部分人都分不出来哪只跟哪只,包括饲养人王杰希,但是要区分出它们也十分的简单。

 

你喊大宝的话,二宝是不会理你的,你喊二宝的话,大宝也是不会理你的。

 

且不论把这对猫头鹰送给王杰希的人起名是多么的天赋异禀,两只猫头鹰的性格就足够让微草上至城主下至扫地阿叔糟心的了。

 

城主有收藏烟草的小小喜好,然后某天发现自己的藏品被偷得一根不剩,作案者只留下了几根鸟毛;而扫地的阿叔则是第二天起来,被地上散落的死老鼠、死蛇、死青蛙腿吓了个不轻;微草的魔道学者们甚至都快习惯了每天给自己的魔法扫帚清理鸟屎。

 

前面的还好说,后面涉及到魔道学者们的宝贵武器就不是王杰希可以轻易允许的了,被关了几天禁闭后的大宝和二宝总算吃准了主人的心思,不再对魔法扫帚们动手——然后它们把脑筋动到了魔道学者的帽子上。

 

偷了烟给我还回去,精力太旺盛可以放到野外去觅食,老瞎闹腾要教育——王杰希这次没有手软,抄起剪刀唰唰唰地就剪短了两宝的尾翅,两只猫头鹰就真的怂了。

 

那都是王杰希还在任微草第一人时候的事情了,等到他卸任,两只猫头鹰就开始从事给他送信的差事,一只不在另外一只也没了什么闹腾的心思。但是比起庆幸生活又少了折腾,高英杰还是更在意的还是导师在和谁通信。

 

往往是一宝带着信飞出来,十天半个月后回来,然后王杰希开始写下一封信,写好了就换另外一宝又送了出去;反反复复的,猫头鹰从来没有带回来过一封回信,但是王杰希还在坚持不懈地寄出去,唯一的可以确认的大概就是信件确实被什么人收取了——信件被上了魔法,只有对应的印记才可能取下来。

 

大宝和二宝回来的方向从来没有规律,约莫那是某个没有固定住所的旅人?

 

从微草城堡离开的前辈或多或少都有在和后辈们保持联系,他们的行踪高英杰基本都可以透过同级的小伙伴知道,比如袁柏青前阵子就在抱怨方士谦前辈又发来东边大陆的明信片——那里向来是牧师们向往的药草圣地,他可以肯定自家导师的信不是寄给他认识的任何一个微草的前辈。

 

那样飘忽不定、居无定所又过分固执的风格……实在不像微草城的人。

 

以心为饲,辅以大道之人都会因为魔力的反哺而长寿,荣耀大陆里各主城总有那么一两个百年妖孽存在,曾带领微草城成为大陆中被两度冠名“荣耀之巅”的王杰希毫无疑问也是其中一人,他的寿命只会在百年以上。

 

但长寿从不代表他们对时间流逝的感觉会变得迟钝,十年从来不是一弹指,十年是高英杰从一个魔道学徒变成魔道学者第一人的时间,也是王杰希卸任后开始给某个人写信并且一直没有得到回音的时间。

 

对方的固执十年如一日……王杰希也是如此,因此,高英杰今天又来麻烦自家导师了。

 

“有事吗英杰?”王杰希的声音带着点讶异,他身处的这个图书室是用来放置一些娱乐用书的,喜欢音乐的刘小别倒是这里的常客,高英杰的确是十分难得的会出现一次。

 

“老师……大宝回来了。”

“它又干什么了?”

“和给小别送包裹的雷鹰打起来了……”

 

又是蓝雨城的那只雷鹰吗,王杰希心下了然,蓝雨常年和微草不对付,大宝二宝唯一会被微草众人视若无睹的撒野就是对付蓝雨城的闪电系雷鹰。

 

会闪电系魔法的鹰兽稀少,蓝雨城有一只却不怎么宝贝,被他们家的小剑客卢瀚文常年当信鸽使,隔三差五地给同是剑客的刘小别送东西;微草没有什么特别珍稀的鸟类,因此就对这只苍鹰相当的不待见,但不待见归不待见,他们也不可能真去亏待别人家的鸟。

 

然后有天雷鹰照例送完信,在微草的鸟棚里准备享受刘小别给它准备的肉食,习惯性地张口唤了一道闪电劈在肉上,烧得刚刚好的肉食散发出来的香味引来了二宝,跟着两只飞禽就开始了夺肉大战。

 

等刘小别回来的时候,鸟棚已经被拆得七七八八,迅猛的鹰与灵巧的猫头鹰鏖战正酣。

 

会魔法的猫头鹰是相当的常见,但是一个能和闪电系珍稀物种雷鹰打得不分上下的风系猫头鹰实在是难得一见。

 

最终的结果是雷鹰抢回了肉食拍拍翅膀走人,二宝怒气未消地见人就瞪,但是在当晚它就得到了微草人特意为它准备的美食——烤得外焦里嫩五只小田鼠。

 

此之后,大宝二宝都对蓝雨来的雷鹰展现了它们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激情斗志。

 

看着忙碌的整修工人和时不时就满城堡找田鼠的学生,王杰希觉得心有点累,不大想管了。但是鉴于三只飞禽的破坏力有些惊人,有时候高英杰总是得找自家导师拦一下,免得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财产损失——有次许斌好不容易托人打磨好的新盾牌就被糟蹋了,骑士大人心痛得饭都少吃了两碗。

 

“在哪里?”

“柳非姐的花园。”

“走。”

 

高英杰应了一声,默默期盼大宝和雷鹰别打太狠、柳非姐回来得不要太早,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身后没有传来应有的脚步声,反应比他更快的是灭绝星辰,魔法扫帚几乎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就从他的斗篷里掠了出来。

 

“老师——?!”

 

 

 

 

 

 

身体的悬浮感并不陌生,王杰希稍微晃了晃就熟练地坐直了身子,他屈指弹了弹座下的灭绝星辰,又对大跨步冲过来的高英杰笑了笑:“我没事。”

 

只是突然眼前一黑从第三阶的回廊上翻了下来,不管怎么说,没把书柜带倒绝对是不幸中的万幸。

 

显然高英杰不是这么看的,他紧张地扶住了自家导师,“老师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现在就让柏青过来。”

 

“昨晚没睡好,有点晕了。”王杰希摆摆手,轻巧地跃下灭绝星辰,反手把魔法扫帚还给得意弟子,又赞了一句:“我没感觉到你把它收在斗篷里,隐匿得不错。”

 

导师一如既往的不吝赞赏,现任的微草第一人仿佛瞬间又回到了十年前,腼腆地应了一声后表示还是想要带着对方去见见牧师袁柏青。

 

“先去柳非的花园。”王杰希说道,他一直是个严肃认真得来又十分宠溺弟子的人。卸任闲下来后他没少帮着打理弟子们平日的喜好,包括柳非的花园在内,刘小别的留声机、袁柏清的制药房、高英杰的水杯收藏等,甚至连半途加入的许斌都会收到上好的养护油用于擦拭盾牌和铠甲。

 

这十年来自家导师真的是越来越保姆了……高英杰不无感慨地想。

 

但越来越保姆的王杰希到底还是没能去成柳非的花园,他在楼梯转口突然身子一软又翻了下去,这次连灭绝星辰都没有来得及反应,高英杰终于意识到自家导师的情况不像他自己说得那般轻松。

 

灭绝星辰扛着王杰希飞往医务室,高英杰手一扬几片树叶带着讯息翻飞而去,而在几英里外出外勤的柳非一个激灵,似有所觉的加快了手上的工作。

 

女生的直觉总是异常的灵敏,神枪手赶回城堡的时候顾不上自己那狼狈不堪的花园,她急匆匆地跑上城堡眺望台,今天多云,她有很多次看见自家导师在这种天气里就着夕阳微弱的光逗大宝二宝,脸上有着莫名缱绻的神色,可是如今这里空无一人。

 

最后,翻飞的树叶为她带来准确的信息,柳非又急匆匆地赶往医务室。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夜晚,他睁着眼发了会儿呆才想起来发生什么事,挣扎着坐起的时候惊动了一边守着的两只猫头鹰,大宝二宝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被他嘘了一下,这里是他的房间,柳非趴在他平时办公用的桌子上睡得正沉。

 

他念了一个安睡咒准确地弹入了女弟子的眉心,然后招呼了一声二宝,猫头鹰轻巧地落在他伸出的手腕上,王杰希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去把今晚值夜的人带过来,应该是柏青。”猫头鹰应了一声展翅从窗口滑了出去。

 

轻手轻脚地为女弟子盖上一条毯子,王杰希给自己倒了杯水,感觉受到冷落的大宝不甘心地落到他肩头,眯起眼睛讨好地用喙去蹭他的脸,痒得很。

 

“别折腾花园了行么?”王杰希拍拍猫头鹰,他现在还闻得到一股子羽毛烧焦的味道,想来大宝这回还是没找着什么好处。大宝咕了几声蹭得更近了点,王杰希无奈只能坐下然后把它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仔细端详了起来。

 

摸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大碍,王杰希就去捏大宝的喙,被对方不高兴地把头拧开,他再捏,大宝再拧,袁柏清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几小时前昏倒摔下楼梯的导师,现在抱着个猫头鹰玩得不亦乐乎。

 

“老师,您醒了。”

“嗯,柏青,你把柳非抱回她房间去吧,我现在有点儿脱力。”

 

袁柏清迟疑了一下,问道:“您真的不打算告诉他们真相吗?”

 

“生离与死别是这个世界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王杰希静静说着,既是说给袁柏青与门外不愿露面的继承人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我想像现在这样平静地过完剩下的日子。”

 

袁柏青抱着柳非离开了,在门外的高英杰也走了,房间里又只剩下他自己和两只猫头鹰,像现在这样的生活很好吗?

 

自己张口就来的胡说八道大概是传染自那个人的吧,王杰希心想。

 

无所事事、苟延残喘与让心爱的弟子们见证自己的死亡,哪一样都不会是曾被喻为打法天马行空的魔术师、曾经的微草第一人想要的生活。

 

如果可以,魔术师想要驰骋;如果可以,微草第一人想要微草;如果可以,王杰希想要陪在叶修身边。

 

但是没有如果。魔术师的心脏拥有自己独特的魔力回路,它格外的强大可是却无法和微草之心契合,魔力仅仅只能从微草之心过渡到他身上,而不能从他的心脏里流出去产生共鸣。于是魔术师干脆拿出了整个心脏,原本的魔力回路被微草之心所改造,变得完全适合作为一个魔力枢纽的存在。

 

抛下了魔术师,微草第一人扛着微草无可阻挠地向前飞去。

 

然后是理所应当的交接换代,微草之心开始缓慢地从王杰希身上剥离,跟着王杰希发现自己的心跳居然停止了。心口的位置是冰凉的,但是他身体温热还好好的活着,因为微草之心还在他身侧,作为魔力枢纽的自己原本的心脏也一并行驶着最初的功能。

 

但是等到微草之心完全附在了高英杰的身上,魔力的枢纽更换为高英杰的心脏,原本属于王杰希的心脏会怎么样呢?

 

没有人做过这样的尝试,以心饲之而成的大道到最后心脏还是属于自己的,因为作为枢纽而得到魔力反哺的心脏能带给主人更长的寿命,而被更改过魔力回路的心脏究竟会变成什么样、还会不会回到原本主人的身体则无人知晓。

 

“……我想大概是取不回来了。”王杰希对于这点倒是很肯定,他的恋人叶修目瞪口呆:“你他妈刚刚说什么?把整个心脏交出去了还改了魔力回路?”

 

“距离微草之心彻底地剥离还有大概十年左右吧,那之后我应该就会死了。”王杰希很淡定地和恋人说着自己的死期,但是他的恋人明显地不淡定,叶修一把扯过王杰希衣领几乎是在吼。

 

“哥活了一千多年都没听说过有人敢这么搞!王杰希你有病吧?!”

 

“生离与死别是这个世界上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王杰希盯着对方的眼睛说,他相信叶修比自己更懂这个道理,他才活了六七十年,而叶修已经是个活了千年以上的老妖孽了。

 

叶修一下子安静下来,语调平稳地说了些什么,跟着就从眺望台翻了出去,王杰希只记得那是个多云的天气,夕阳的红光沉甸甸的,千机伞的银光闪了两闪就和主人一起消失了。那是他记不起来的一次有声告别,是他记忆里叶修第一次发怒,跟着后来的日子里他想叶修想得快要发疯。

 

大宝和二宝的信件依旧有人拆取,但是没有任何回信,冷战的第二个月,王杰希试图去找叶修,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离开微草了。身体本能地抗拒着离开心脏所在的地方,本能地抗拒着死亡。

 

生离与死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抗拒不了它们带来的苦痛与悲伤也同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叶修通过事实告诉了王杰希这个道理。

 

猫头鹰再一次返回,脚上的圆环空空荡荡,王杰希抽出一张羊皮纸展平,写上一个日夜思念的名字,然后用和以往别无二致的语气述说最近的生活,再绑到猫头鹰的腿上寄出去。

 

就这样吧,他想,只剩下十年寿命,被束缚在微草的自己,没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但是远比寿命缩短要可怕的后遗症造访了,起初只是记不起一些魔药的配方,跟着想不起来一些试剂的名字,然后有天晚上王杰希在深夜惊醒,他身形不稳地下床甚至顾不上穿鞋,拉开衣柜就把东西往外翻,直到找到一块叠起来的黑布才冷静下来。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是有些日子没见过的叶修,时而是在嘉世城里拄着却邪的斗神,时而是在竞技场里甩着千机伞的散人,他没忘记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但是他却无法开口喊出梦里人的名字。

 

他忘了那个人名字。

 

这个认知让他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翻出那块于他而言意义非常的黑布,把脸埋进布料里王杰希终于想起来恋人的名字。第二天,他就把这块布交给高英杰让他帮自己拿去做件有兜帽的披风,想起微草绣工的神乎其技他又强调了要十分朴素的要求,跟着就一头扎进了术法相关的图书室里。

 

微草城的建立足有两百多年的历史,魔道学者们的藏书少说也能追溯到三百多年,王杰希在微草城也有六十多年,术法类的书他基本都翻过,但鉴于昨晚不太好的经历,再翻一次也花了他不少时间。

 

对比验证之后一无所获,最有可能帮得到他的叶修此时却不在,想了想后他给现任的蓝雨第一人寄去了一封信,试探性地问了问——叶修曾经告诉过他,蓝雨的第一术士其实是个活了七百多年的活死人。他没有等到来自蓝雨城的回信,却等到了彼时同样一身黑袍的喻文州,对方信步闲庭地秘密造访,视微草城两百多年的防御禁制如同无物。

 

活了七百多年的老妖孽就是老妖孽……王杰希心想。

 

然而蓝雨的第一术士还是停在了城堡前,一向温和的笑容里夹了丝苦色。

 

“微草城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喻文州有点儿无奈,想要无声无息地过去他是真做不到了。

 

城堡的禁制不同于外面那些两百多年前的老掉牙术法,它完全出自王杰希之手,魔术师天马行空的喜好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那些匪夷所思的魔力走向诡谲非常又层层叠叠,那是连叶修都夸赞过的固若金汤——不过那个真千年老妖孽是一边夸一边就若无其事地挤了进去。

 

“您可是不速之客。”王杰希为喻文州打开一道门,“欢迎到访,索克萨尔。”

 

其实喻文州和王杰希没那么熟,一封信就能让他孤身一人过来不大可能,问及缘由蓝雨第一术士半真半假地说道偶尔也想耳根清净一下,念及蓝雨那位话痨剑圣,于是王杰希也不刨根问底了。

 

“那么,说说看吧,你都忘了些什么。”捧着杯热可可,喻文州惬意地坐在王杰希房间里的沙发上开门见山,王杰希只是挑了挑眉没说话。

 

“你在信上说有个朋友犯病了,你查了近百年的资料一无所获,所以你需要一个活了三百年以上的人的建议对吧。

“如果真的有这个‘朋友’,那么按你以往的作风应该是第一时间联系叶神,因为活了千年的他绝对是最优选择,可是你却退而次之地选择来问我。

“不为朋友尽心尽力的杰希大神可有点难以想象……所以我猜这个‘朋友’就是你自己。”

 

王杰希笑了:“我想我是忘了,文州你心眼多。”以及,其实他们还挺聊得来。

 

最终喻文州也没给王杰希带来什么大的惊喜,一是王杰希没有告诉他关于心脏的事情,二是术业有专攻,喻文州更擅长应对关于诅咒的影响。

 

至于丢失的记忆,喻文州详细询问过一次后得出一个结论,完全随机,他问王杰希相信运气这种东西吗,王杰希摇摇头,于是喻文州又得出一个结论,你运气肯定不太好,跟着他眨眨眼睛说其实自己也不信,两个人各怀心事地相视而笑。

 

喻文州停留了一天就走了,离开的方向也不是蓝雨,他来和去都一样静悄悄,只给王杰希留了个通讯印记,让王杰希可以给他寄信;跟着过几天蓝雨的那位剑圣却摸了过来要人,闹腾了微草好半天,这都是后话了。

 

 

 

 

王杰希从办公桌里抽出来一本厚重的笔记,那是喻文州来访后就开始用的备忘录,用了将近十年,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些他曾经不用想就能说出来,但是后来却一点都记不住的东西。包括弟子的长相、穿衣打扮与喜好,城堡的地形图,以及一些特别的节日,再早一些还有魔药配方和结界逻辑,到后来他真的想不起关键了就干脆放手不管,变成微草城堡里一个终日无所事事的游魂。

 

他庆幸自己之后再也没把叶修的名字忘掉,也庆幸叶修这十年来真的没有回来过,他忘不了自己那天对着袁柏青说出:“请你帮我找一下柏青。”的时候,对方震惊又无措的神情。

 

是的,他没有忘记叶修的名字,可是却忘记了叶修的长相,至于关于叶修这个人的记忆他到底还忘了些什么,他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记忆方面的问题可以小心地避开,身体方面的问题根本遮掩不了,他不想去看明天弟子们脸上的表情。

 

他又在办公桌里摸出一个匣子,取出放在里面的一枚戒指,那是叶修给他的,在他们相爱之后叶修所取得的最高荣耀,君莫笑带领着一座新兴的城邦成为了大陆的“荣耀之巅”,缺乏浪漫细胞的叶修说要拿这个当定情信物,于是王杰希帮他保管了。

 

但是其实王杰希更在意的是那块已经被做成披风的黑布,他想叶修肯定不知道也不记得了,他在黑布之下第一次听到叶修说自己的真名,还有拙劣的表白和初吻,跟着老脸挂不住的叶修就落荒而逃了,搞得好像主动表白的人是他王杰希一样。

 

把戒指牢牢绑到二宝的腿上,扯出一张羊皮纸想写点什么最后还是揉成一团丢掉,王杰希抱起两只猫头鹰站到了窗口,狠狠地都亲了一口之后把它们放了出去,二宝展翅向东边飞去,大宝疑惑地盘旋了会儿也跟着飞走了。

 

叶修在东方吗……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他摸着黑离开了城堡,走到看见启明星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忘记烧掉那本备忘录了。

 

那绝对是自己最难看的遗物了吧……扯了扯兜帽,王杰希继续大踏步走向东方,朝阳即将升起来的地方,那边是一片微草城的牧场,有一个还算可以的驿站,买一辆马车坐着离开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死之前离叶修近一点,再近一点就好。

 

但是喻文州说得没错,他的确是个运气不太好的人,东边用来防止怪兽入侵的禁制大概真的是太过于年代久远了,凌晨时分被撕开了偌大一道口子,警备人员手忙脚乱地敲响了警钟,惊走了畜牧群却没能及时地疏散留驻的牧民。

 

王杰希勉力地骑着魔法扫帚游走在混乱之中,救人、拍翻怪兽、救人的节奏进行了一会儿突然才想起来,会打时差袭击的怪兽群都会有拥有智商的头目坐镇,首要解决的应该是头目。

 

他的脑子真的是越来越迟钝了,身体也有些不听使唤,这里距离微草之心的有效范围已经到了边界,王杰希只能开始放空思虑,凭着身体条件反射一般的对敌经验一路辗转翻腾深入了敌阵。

 

王杰希看到,那居然是个拥有人类形态的头目,然后——

 

——记忆断层。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再次发现自己又在房间里躺着了,不过这次是白天,袁柏青陪着也醒着。

 

“我的天啊,老师你总算醒了,感觉怎么样?”袁柏青一边用棉花给他喂水一边问。咽了点水润嗓子,王杰希盯着自己胸口上的绷带,那里根本没有任何痛感,于是他答:“挺好的。”

 

袁柏青有些欲言又止,王杰希却想起来更重要的事情。

 

“人形怪……“

“唔,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知道了……英杰已经去把城里的禁制全部更新过了,虽然还没有捉到那个混进来的头目,但是等到禁制磨合完毕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全部?”

“……您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而且伤口一直没好,袁柏青把后面这句话咽了下去。

 

王杰希关注的重点却不是他自己,能隐匿一个多月的人形怪?有哪里不对劲……突然响起了鸣笛声打断了他的思路,袁柏青快步地走向窗边。

 

“东边发现了人形怪?正在往这边过来?老师您先休息一下,我再找个人过来看您,我去支援他们。“

 

微草的治疗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王杰希开始动手扯身上的绷带,扯了几下无果后他撑起比之前更为脱力的身子翻下了床,在办公桌上摸到一把拆信刀,然后唰地刺向了自己的心口——但是,从王杰希胸口弹出来的异物撞飞了拆信刀,然后啪嗒一声落到了地面,黑色浆糊状的异物在地上不规则地扭动起来,形成了一个狰狞的表情。

 

“附在我身上躲过禁制排除后又看上了这具身体了是吗……你知道我是谁?”

 

浆糊上面浮现出一顶尖角帽子和一对大小不一的眼睛,然后是一个咧开尖牙的笑。

 

王杰希也笑了:“来单挑吧。”

 

 

 

 

 

 

 

许斌觉得这是他来微草城以后遇到的最强敌手。

 

搜了一个多月的人形怪毫无踪迹,突然东边的禁制被强行冲破,传来的消息是又来了一个人形怪,而且很强。他在城镇中心截住了对方,银白色和黑色的火焰交缠出来的一个人形,挥舞着一件会变形的兵器,几乎是一瞬间,暴风疾雨般的攻势重重击在盾牌上让他连退五步,人形一跃而起甩镰刀又逼退了后面跟上的肖云和柳非,跟着从他头顶上跳了过去。

 

居然没能拦下来!

 

而且对方似乎对微草城并不陌生,穿街走巷的极为熟稔,一般的学徒根本就堵不到这个怪,然后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是城堡所在。

 

“一般人形怪会和骑士一样不怕死的冲锋吗?!”他边追边跟前面汇合的刘小别吼,刘小别气喘吁吁地回吼:“不会!英杰在前面布了结界,拦下再说!”

 

“你在逗我!你能冲得和他这么快?!”柳非嚎了一句,许斌点点头,自己还真是不行,也就没哪个职业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冲刺以及续航。

 

他们赶到了城堡前,现任的微草第一人正和人形怪缠斗在一块,只等他们到位就能将对方彻底压制住。然后,异变陡然而生——

 

高英杰的熔岩烧瓶还握在手上,上面却传来微弱的烧瓶碎裂声,许斌一抬头就想直接跪下了。

 

卧槽王杰希酸雨干冰往自己心口按你有病吗?!你要掉下来几次啊卧槽这么高会死人的啊!

 

然后是轰然一声巨响,黑色的斗气洞穿了高英杰布置的结界,人形怪带着仅剩的银白色火焰扑向了坠落的王杰希。

 

“王杰希你大爷——!”

 

火焰伴随着喊声爆开,跟着呼地一缩,缠住了半空中的两个人,绕出了一个圆后静止了在那,有黑影挣扎着从圆里挤了出来,一落地就被手快的刘小别戳住了。

 

柳非心急火燎地想冲上去,却被许斌拉住,骑士指了指击破结界后插在地上的黑矛说:“那是却邪。”方才也看到银白色火焰下面是个人的柳非一脸不可思议:“你说那是孙翔?!”

 

“孙翔还嫩点……”能把却邪激发到那种姿态的人目前估计只有一个。

 

“是叶修……”高英杰轻声说道,他旁边刚把黑影戳死的刘小别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他想干嘛?”

 

继承了微草之心的魔道学者感受着眼前从未见过的强大魔力波动,用干涩的声音说出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他想把心分给老师……”

 

晦涩难明的咒语在把一个人强大的心脏缓慢地切开,每切一分都感觉得到心脏的跳动在逐渐变得微弱,但是咒语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那样坚定又坚决的姿态,像极了情人间彼此吐露的誓言。

 

他瞬间就明白了叶修要那样做的理由。

 

那一天,躁动的不仅是许久未见的斗神之心,刚接受了新适任者的微草之心也产生了强大的波动,为他们曾经的、伟大的适任者们。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床上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和两只认识的鸟,男人直接把头枕在他胸口上酣睡,大宝站在男人胸口在啄男人的头发,二宝正在踩男人露出来的一小截小肚子。

 

他没有把人踹下床的冲动,那么这个男人只可能是叶修。

 

王杰希刚动了下身子,叶修就醒了,他挥手赶跑两只猫头鹰,翻身盯着王杰希看了会儿爬过去亲了对方脸颊一口。

 

“大眼儿,你是不是不记得哥的脸了?”

“……嗯。”

“噢,那也好,有新鲜感。”

 

说完,叶修又凑过去亲了王杰希一口,看着王杰希烧起来的脸想要再来一下,却被推开了脑袋:“行了我已经记住了。”他扑哧扑哧地笑了两声,把头搁在王杰希肩膀上单手环住了对方。

 

王杰希问他,你都知道了我忘了点事情,叶修嗯嗯啊啊地应着,不想说这个话题。其实王杰希给他寄的信早就开始有重复的内容了,同样的事情他说了一次,下一封信里又好像没提过一样又提了一次,看得叶修胆战心惊,再翻过那本备忘录,叶修简直从心口疼到了嗓子眼里,梗得难受。

 

一开始只是因为在怄气没有回,等到出现状况的时候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信了,是告诉王杰希你的记忆力出问题了,还是告诉王杰希我正在找办法把赖以生存的心分给你?去微草城见一见的念头不是没有,但是一想到耽搁得越久对方遗忘的事情就越多,他就挪不动脚。

 

等一等,再等一等……一找到稳妥的方法我就去找你。

 

大宝二宝带来的既是思念,也是折磨,王杰希还没忘了叶修,可是他又忘记上次已经提过蓝雨的雷鹰和大宝打起来又糟蹋了袁柏青药园的事情了。

 

叶修不敢怠慢一分一秒,他在荣耀大陆生存了一千多年,但是这十年来是他渡过的最为焦虑的时光。

 

十年的期限即将来临的时候,他在东边大陆遇到了云游的微草治疗之神方士谦最终得到了可行性最大的方案,但是还需要斗神之心最大可能的降低风险,于是他去了轮回城,说服了孙翔和自己签订契约转借给他斗神之心和却邪。

 

但是他没能说服轮回第一人的枪王周泽楷,于是只能用实力说话,因为这十年的颠簸没能保持在最好的状态,所以他打得又急又躁,战平的时候居然因为魔力过载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看见因为给自己治疗累得脸色发白的方士谦和两只猫头鹰,脑子就是嗡嗡的作响,取下戒指的时候他几乎拿不住千机伞。

 

他怎么可能把戒指还给自己呢,他怎么可能用这种方式解除关系呢。

 

除非他已经决定去死了,时间还没到,他已经决定去死了。

 

轮回枪王带着歉意交给叶修最快的骑兽累趴在微草城东边入口一英里外,越是靠近越是不安的心情让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千机伞和却邪的共鸣被放至最大,憋着一口气冲进了微草城。

 

天公总是特别不作美,撞到禁制的时候叶修简直死的心都有了,两百多年没变过的禁制居然在他赶时间的时候就更新了!

 

这一口气要是缓下来他估计自己就站不起来了,最关键的是王杰希的状况不明,所以他没敢耽搁,直接闯了进去。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要是稍微迟了那么一秒两秒,也许自己就已经崩溃了。

 

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察觉到叶修情绪不对的王杰希回抱住了对方,他想了想说道:“你瘦了。”叶修更加用力地回应了这个拥抱:“你也瘦了。”

 

“我后悔了,戒指还是给我吧。”

“有脸说啊王大眼……居然敢不要。”

 

“哎,你看见我那披风了没有。”

“看到了,以后别穿了,收起来吧。”

“凭啥?”

“……给我留点脸吧杰希大大,看见就觉得好耻。”

“你知道是什么啊。”

“废话。”

 

“叶修,我是活下来了……但是如果我还是会忘记你怎么办。”没人保证半个心脏能避免记忆丢失的后遗症。

“没关系啊,哥还是会让你分分钟爱上的。”

 

“那如果是你忘记了我呢?”

“那更没关系了啊,哥心都在你身上了,还能跑了不成。”

 

不需要别人再说,王杰希已经猜到叶修这十年来都在做什么了,这就是他的恋人啊。

 

“哥按之前说的来履行约定了~”

“你说过什么鬼……”

 

“这个你也忘了啊。”叶修无奈地摇摇头,“走之前我说,下次来一定要带走你。你把身心都献给了微草,都不懂得分点给我。”

 

为了自己而花费十年功夫寻找的分心之术吗。

 

“喂,叶修。”

“嗯?”

 

王杰希凑到叶修耳边说了句什么,然后叶修眨眨眼睛对准恋人的嘴唇吻了下去。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_(:з」∠)_

 

这篇东西写着写着收不住手了,于是收尾相当的仓促,对话也写得特别不走心【。


但是改不动了,焦虑了好几天终于敲下一个fin我幸福得快哭了【别理。

 

卡文我们分手吧不要纠缠我了【。

 

作为一篇贺文他的中心还是苏+傻白甜,然后路过的喻黄喻还有周翔有他们自己的故事,但是这两个故事应该不会出生了【。

 

然后是lo主最喜欢吃叶王了……欢迎拍砖交流。


评论(47)
热度(300)

© Popopopo | Powered by LOFTER